谨以此曲怀念 Linkin Park 主唱 Chaster Charles Bennington。

记忆中,高一的那一年,学校才刚开始有多媒体教室。那些年也算是盗版音乐猖獗的时候(貌似现在也好不到哪里去?酷狗酷我合并了,还有万恶的百度啊,更不用说底下还有一大票),而恰好啊,我们学校有个很社会主义的娱乐项目——午唱。是的,这些年知道的也就别人家学校有中午吃完午饭起来进行广播体操强身健体的,而我们却是在搞这样的娱乐活动。就这样我们听着唱着张学友的《吻别》,刘德华的《冰雨》进了高二,然后还有《情书》,还有那《蒙娜丽莎的微笑》,再到后来的高三,《隐形的翅膀》几乎就成了日常了~~~

嗯,这些看着是正经的,而那不正经的,就是不知是哪位同学跷课跑网吧搞回来的资源了。放到今天我也只能蹦出琳琅满目,眼花缭乱来形容。印象深刻的有那种非常有地方特色的说唱《贵阳古惑仔》,我至今无以名状的龙井的《兄弟》。下午放学后,我们势必要整两首来活跃活跃气氛啦。忽然有一天,就蹦出来了一首 《In The End》,现在回想来只怪当初《反恐精英》这样的游戏对于我们来说是最有吸引力吧(但其实,Linkin Park 乐队本来也就是那几年。因为那时候 《In The End》正好是被网友剪辑到了一个游戏视频里,于是乎我们就认为这是人家专门写的歌了。搁到今天来议论,只能说是人就算视觉动物吧。那个小视频里的场景我还历历在目呢。抱着法玛斯的特警队员冲进了A门,活生生就被炸回来了,旁边的战友冲上去拖回来,却也不幸中枪。而这时音乐响起“But in the end, It doesn’t even matter”。

后来啊,后来,小网吧多了一个我,探索世界的大门也由此打开,我搜罗到适合个人的《Numb》、《Breaking The Habit》,情人们的《Valentine’s Day》、《Leave Out Al The Reset》…

现在的小朋友已然活在互联网世界,整知那时的我们,犹如二傻捡了牛粪当捡着了宝一样的高兴。等到后来的大学,《What I’ve Done》、《Crawling》渐渐因为电影、游戏而更加的火热,终于有机会看到视频中熟悉的声音的面孔(我也挺好奇的,更早些的时候我的记忆中居然没有这个音乐组合任何图像信息?)。这时候与室友一同迷上了《The Messenger》,那种嘶吼后的安静,歌词里透露出的倔强,启发,也许只有趣味相投的人才能体味出来吧。毕业前夕,听到的《Burn It Down》依旧是那么激情澎湃,再到今年的 《Heavy》,嘶吼确实是变弱了,但更好的是带入了女性的声音,柔中带刚有何不可呢?

上周五,破天荒的打开几个月也没动的微博,却又不幸的在最后一次刷新中收到消息说 Chaster 选择了以他自己的方式远离这喧嚣的世界。速速搜索墙外信息,同样是简单的文字带过,只留下错愕而不知所措的缩回床上…..

是啊,很多时候我们只愿美好永存,却又忘掉我们自己也终将老去。也许,这就是我们称之为智人的原因吧。因为我们相信美好总是在明天,我们总会期待明天,我们需要倾听内心的声音。

哈哈,无聊的回忆总是这么啰嗦。严格意义上我不能算是 LP 粉,写下这些只是觉得记忆中的东西在某个时候应该有所展示。

Leave a Reply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